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在车库看到几乎绝版的宝马古董车>>您当前位置: > 宝马bmw娱乐 >

在车库看到几乎绝版的宝马古董车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1-28 11:47

  一次下山的时候,一棵树倒在地上拦住了去路,绕到另一边,路却被雨水泡烂了没法走,只好再绕回来。徐锦江觉得这是缘分,干脆把它运了回去,起名“天意”。

  有一次出去吃饭,餐厅经理给大明星徐锦江打九折,隔壁桌打九五折,他不开心了,跟老婆嘀咕:“为什么他的折扣比我多!”殷祝平笑到岔气,说他“白痴”。

  他不明白为什么“真人秀”不让他做“真人”:真实的徐锦江,晚上一定会找个舒服的酒店,洗个热水澡再睡觉,绝不会穿着脏衣服睡在荒郊野岭!

  助理心疼他吃不上好吃的,从北京背了一大包他最爱吃的鱼罐头,徐锦江每天偷偷给自己加餐一个罐头,吃完还把盒子藏起来。他不知道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,“全世界都知道他在偷吃”,工作人员们笑疯了。

  殷祝平有一次生病,看完病回到家,发现徐锦江正盯着杂志上的相框广告发呆,他红着眼对她说:“你的遗像要装在这个里面。”

  徐锦江和周润发因合作《监狱风云》而成为好友,一次周润发去他家拜访,在车库看到几乎绝版的宝马古董车,赞不绝口,徐锦江当即决定把车送给他。

  演谢逊翻白眼翻得眼皮抽筋还是其次,因为看不见,他躲避不及,脸上中了一剑,哗哗流血,半夜跑到医院看急诊,“狮王”造型吓得值班医生差点落荒而逃。

  艺术中心的地址也是徐锦江选的,之所以落座安徽小城,是因为他觉得,大城市的孩子们有太多的机会接触艺术,小地方才更需要他。

  位于安徽小城蚌埠的龙子湖边的徐锦江艺术中心,是一座150年的古宅。庭院里有七棵古树,是从全国各地的森林里找来的,每一棵都有名字。

  有一次他带助理小姑娘上山看树,天气特别热,两个人都走不动了,徐锦江停下来对着树林喊:“谁愿意跟我回去?”助理就势蹲在一棵树下休息。就在此时一阵风吹来,吹得姑娘裙摆摇曳,头顶树叶沙沙响,徐锦江一乐:原来是你啊!他给这棵树起名“听风”。

  还有一次下山的时候,一棵树倒在地上拦住了去路,绕到另一边,路却被雨水泡烂了没法走,只好再绕回来。徐锦江觉得这是缘分,干脆把它运了回去,起名“天意”。

  还有两棵长在一块儿,形状很像,但叶子的颜色一个深一个浅,徐锦江把它们一起运了回去,还种在一块儿,共用一个名字叫“牵手”:“它们是情侣,深颜色的是男生,翠绿色的是女生。”

  很多个夜晚,他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,跟宅子和树进行“心灵对线年了,我的树也都活了几百年了,大家都是有年份的,可以一起生活的。”

  年轻的助理们有时候看着他发呆,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只有妻子殷祝平了解他:“他很浪漫,他喜欢所有美好的东西,他最在乎的就是精神享受。”

  可一旦来到现实世界,徐锦江就成了“低能儿”。在真人秀《一路成年》里,他拿完食物忘记关冰箱门,煮鸡蛋忘记插电源,点个外卖都要打电话问儿子怎么拿。尝试生火做饭失败后,他垂头丧气地坐在灶台前,一边抹眼泪一边慨叹自己“可怜、可悲、无能、无助”。

  早年他曾被称为“娱乐圈投资传奇”每拍一部戏就在当地买一套房,但被殷祝平无情拆穿:“嗨,他哪懂这个,是公司财务让他买,他就去买了。”

  结婚前,他的钱让公司财务代管;结婚后就全部交给老婆。他喜欢收藏,在艺术品商店的橱窗里看见自己喜欢的东西,就推老婆进去买,自己在外面像小孩等玩具一样兴奋又焦虑地等着,“你买出来,他就捧在手里嘿嘿嘿地笑,也不问价格。”老婆给“零花钱”他也不要,以至于在加油站连100块都掏不出来,还得跟助理借钱。

  有一次出去吃饭,餐厅经理给大明星徐锦江打九折,隔壁桌打九五折,他不开心了,跟老婆嘀咕:“为什么他的折扣比我多!”殷祝平笑到岔气,说他“白痴”。

  但其实徐锦江也不是完全白痴他也会掰着指头给《星里话》算账:“我做这个艺术中心4年,推掉了27部戏。27部啊,很多钱的……我还投资了好多……”他只是“选择性低能”:“人生太短暂了,不要在这些小事情上浪费时间了,要做一点有意义的事。”

  录制《一路成年》,徐锦江全程愁眉苦脸,天天在心里上演《逃学威龙》《金蝉脱壳》《逃出升天》《越狱》。到了第二期,去往目的地的飞机上他就开始流泪,愤愤地向殷祝平“投诉”:“不让洗澡不让上厕所,是要告到法院去的!”

  他不明白为什么“真人秀”不让他做“真人”:真实的徐锦江,晚上一定会找个舒服的酒店,洗个热水澡再睡觉,绝不会穿着脏衣服睡在荒郊野岭!

  团队的小孩们开玩笑,说徐大哥最适合上的综艺节目是《花样姐姐》,住得好,有漂亮姐姐们照顾,还到处看美景、观赏艺术;《中餐厅》也行,吃得好,他虽然做不了饭、算不了账,但擦擦桌子、上上菜、跟客人们聊聊当地文化还是可以胜任的;《向往的生活》就不行,“住在村儿里他受不了”。

  相处多年的朋友们都知道徐锦江的“三不妥协”:吃饭、睡觉和洗澡。如果是在家洗澡,还要在水里洒上花瓣,旁边点上蜡烛,坐在浴缸里看大半天书。有一次一个导演找他拍戏,剧本还没看,导演太太先来“劝退”:你别来了,剧组不能洗澡。

  光是能洗澡还不够。但凡要在剧组待上两三个月,徐锦江都要把酒店布置一番,比如从道具组借个花瓶摆在桌子上,拍完戏再还回去;或者买一块地毯铺在地上;要么干脆画一幅当地风景画,贴在墙上。他觉得,这样有家的感觉。

  徐锦江相信,万物皆有灵性。殷祝平是军人出身,大大咧咧风风火火,开门关门砰砰响,被他“教导”:为什么不能轻轻地关门、温柔地对待它?他唯一会做的家务是拖地,因为清洁阿姨赶工,动作很大,他怕拖把伤到家具,于是选择自己干。

  儿子徐菲记得,自己小时候每次摔了跤,爸爸就让他跟家里的一只鹰的雕像“沟通”:“鹰鹰,我摔倒了,疼。”

  殷祝平觉得很神奇的是,虽然徐锦江买艺术品从不问价钱,但他买回来的每样东西都升了值,有的甚至是上百倍的升,“他真的很有眼光。”但升多少倍都跟徐锦江没关系,他从来没想过把这些东西变现:喜欢的东西,怎么能够卖给别人呢?

  唯一无法温柔以待的东西是科技产品。徐锦江到现在都不懂电脑,手机只会用两个功能:打电话和发微信。出去吃饭的时候,他看见情侣们隔着桌子各自低头玩手机,感到很不解:“我觉得人与人的感情是需要交流的,到今天交流的科技发达了,但是人的感情越来越淡了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
  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从小受尽宠爱,没做过任何家务,以至于长大后“可怜、可悲、无能、无助”,只能撒娇求关爱。

  殷祝平说,结婚26年来,他们从未分开超过三天。徐锦江有社交恐惧症,无论是拍戏、开画展、录综艺,一定要她在身边,他才能感安心。哪怕拍感情戏也是如此,女演员觉得尴尬,说姐你别来了,殷祝平说不行啊,不是我想去,是我不去他演不了。

  录制《一路成年》的时候,他天天给徐菲“洗脑”:“我跟他说,人要懂得尊老爱幼,你年轻,不要怕吃苦。如果爸爸不行,接受不来这样的环境,你可以替爸爸顶住,坚持住!这样我就可以逃走了。”徐菲是好孩子,睡在荒郊野岭的时候,他就整夜地抱着爸爸,给他温暖和安慰。

  助理心疼他吃不上好吃的,从北京背了一大包他最爱吃的鱼罐头,徐锦江每天偷偷给自己加餐一个罐头,吃完还把盒子藏起来。他不知道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,“全世界都知道他在偷吃”,工作人员们笑疯了。

  就连远在美国、80高龄的姑姑得知他在节目组“受苦”,都急得想打飞的回来看他。

  “大家都很爱我,很感恩,真的很感恩。”徐锦江说。他也对他们回报以同样的爱。

  徐家一家三口,手机都没有密码,互相之间随便看。因为徐锦江觉得,一家人之间不应该有秘密,“一定要百分之百的信任,第二就是愿意为对方付出,哪怕你最喜欢的东西,你为了对方可以放弃,这样我们才能一路走下来。”

  他做了很多雕像陈列在自家客厅,有自己的头像,有妻子的头像,还有鳌拜、沙僧、金毛狮王谢逊……因为雕像是不朽的。每一个经过自己生命的人和演绎过的角色,他都怀着一种要努力挽留的忧伤的深情。

  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的时候,他拍戏也带着她,在自己住的酒店房间隔壁再开一间房,每天清晨开工和夜晚收工都要去抱抱妈妈,跟她说两句话,“我觉得我妈妈,不是说要我有多大的名气、要赚多少的钱,她更希望的是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见到我。”

  同时也不忘安慰妻子:“我对妈妈好,你不要生气,因为如果一个男生连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好,那他对他老婆不可能真的全心全意的好。”他也是这么教育徐菲的:第一要爱妈妈,第二要爱爸爸,第三才是爱自己。

  殷祝平有一次得了带状疱疹,疼痛难忍,准备去医院。徐锦江吓坏了,立刻换上红内裤他觉得能辟邪要陪她去,被拒绝。殷祝平看完病回到家,发现徐锦江正盯着杂志上的相框广告发呆。相框是银色的,上面雕着小朵的玫瑰花,他红着眼对她说:“你的遗像要装在这个里面。”

  每当讲起这件事,朋友们都觉得好笑,但殷祝平却回回都会红眼:“因为我平常很‘虎’的,天不怕地不怕的,突然说要去医院,他就觉得我要死了,他连遗像都给我想好了,你说他有多恐惧?”

  父亲在他20岁时去世,母亲在他40岁时去世,在那之后,徐锦江常常流泪,对殷祝平说自己成了孤儿。妹妹在英国生活,因为时差的缘故,也怕打扰到她的家庭,他很少打电话,只是常常给妹妹发一个月亮的图标:“想你的时候,就看看月亮。”

  对朋友,徐锦江也是一样的态度:“别让我信任你,我一旦信任了,就是一辈子。”

  很多媒体都提到他与周润发的一段“送车之缘”。1985年,两人因合作《监狱风云》而成为好友,一次周润发去他家拜访,在车库看到几乎绝版的宝马古董车BMW 1500,赞不绝口,徐锦江当即决定把车送给他。

  事实上,这辆车本来就是一份礼物,原主人是徐锦江的另一位朋友,因为他要移民国外,车子带不走,于是就送给了爱车的徐锦江。

  大家都知道徐锦江孝顺、重情,有人就专门戳他的软肋:大哥,我妈妈生病了,需要钱,可不可以借我一点?这个理由屡试不爽,殷祝平说,为了真真假假的“生病的妈妈”,徐锦江不知道借(送?)出去多少钱。

  还有人说,大哥,我特别喜欢你的车,能不能便宜一点让给我?徐锦江觉得知己难寻,就亏本卖给他,“大家一起玩嘛”。结果过了一个星期,发现这人转手高价把车给卖了。

  修车行也会欺客,改装的时候,拿便宜的零件冒充贵的,殊不知徐锦江看过很多这方面的书,心里门儿清。

  “当然是难受的,人是有感情的,我对你这么好,你却骗我。”徐锦江说,“但是他骗我开心,我就让他骗一回,这一回之后这个朋友就不要了。我从修车间走到停车场,这个朋友就丢掉了。”

  《一路成年》播出后,女性观众纷纷喊话要当“暖男”徐菲的女朋友。被问及未来儿媳的标准,徐锦江认真回答:“心里要纯洁、要干净,要懂得关心别人。”

  大家都觉得鳌拜、谢逊是大恶人,徐锦江不认同:“谢逊只是为了复仇。鳌拜是先王很器重他,外人觉得他功高盖主,皇帝也忌惮他,才说他背叛,可是他背叛了吗?皇帝赐他死,他就死,临死还说皇上你要保重。所以不要抓住一点来评价一个人,要看他的心。”

  殷祝平有时候觉得,自己是徐锦江在现实世界的“保安”,要守好他的真善美世界的大门。比如有阵子,一个小助理每天出工越来越晚,到了要让徐锦江上班迟到的地步,她去质问怎么回事,助理无辜地说:我也不想晚啊,是大哥非让我每天早上吃早餐……

  “你看,他的好,就被有些人当成了纵容。”这种时候殷祝平就得出马了,“我告诉他们,姐比你们大这么多,你们屁股一翘我都知道你要拉什么屎,你们哄得了大哥,哄不了我。”

  但狠话归狠话,骨子里,殷祝平和徐锦江其实是一样的人。早年有一个投资人欠了他们几十万尾款,徐锦江经纪公司放话,再不打钱,见面就要给他教训。可殷祝平始终不能忘记,这个投资人在片场的时候每天准备一包瓜子,让她“观戏”无聊的时候嗑,过年还给她买了一盒巧克力、包了个100块钱的红包。有一天两人在尖沙咀偶遇这个投资人,她第一反应是上前提醒他:你可千万不要去徐大哥的经纪公司啊,他们会找你麻烦的!

  徐锦江认为,自己是“被命运推着走的幸运儿”:爷爷、爸爸、叔叔、姑姑都是医生,堂辈们于是都自然而然地学了医,唯独他数学从来考不及格,只好去学画画,一毕业就开了画展;后来转行当演员,莫名其妙成了明星;上个综艺,干啥啥不行,天天抹泪,还能被观众喜欢。

  他总结,自己这辈子只做过两次重大抉择:第一,跟在咖啡馆窗外看到的殷祝平搭讪,见第二面就求婚,从此相伴一生这是为了爱;第二,出写线;这是为了艺术。

  事实上,无论是还是鳌拜、谢逊,无论是卖力吸吮女人的脚趾还是做出发怒骇人的样子,在徐锦江看来都是艺术创作。他说:“我在生活中不勇敢,我为了艺术很勇敢。”

  “谢逊”本来是戴美瞳的,拍了几条之后,徐锦江觉得效果不好,因为刀光剑影之下人的眼神会自然闪烁,“瞎”得就有点假,他自己提议,全程翻白眼演,“真瞎”。翻白眼翻得眼皮抽筋还是其次,因为看不见,他躲避不及,脸上中了一剑,哗哗流血,半夜跑到医院看急诊,“狮王”造型吓得值班医生差点落荒而逃。

  与他合作过《满清十大酷刑》和《青楼十二房》的翁虹则公开称赞徐锦江敬业、绅士、“给人安全感”,因为他从不占女演员便宜,拍摄中一旦有了生理反应就立刻主动喊停。

  1997年,演情色片出道的徐锦江“再接再厉”发行写真,并因此被日本主流媒体评为“亚洲最性感男士”,却在香港引起舆论风波,被指“伤风败俗”。有人说:又不是缺钱,干嘛搞这个?他接受电视台访问,当众落泪,说我不是为赚钱,我是在创作。

  这些照片里,有男人,有女人,有孩子;徐锦江的身体被钢丝、铁线缠绕住,困在里面,是在表达“我”与世界、与天地、与他人的关系。

  在连妹妹都不敢告诉男朋友徐锦江是自己的哥哥的处境中,是师父关山月给了他唯一的支持,还为这本写真集起名《形神集》,意为“形神兼备”。

  关山月是岭南画派第二代传人,著名国画家、教育家,人民大会堂里挂着的那幅《江山如此多娇》,就是他与傅抱石联手所作。有了关山月的题字,这本写真集才终于洗脱情色罪名,被人们勉强接受为“艺术”。

  关山月于2000年去世,徐锦江至今提起他,还会露出崇拜的神情:“是关伯伯教导我,最好的作品是留给国家、留给人民。他可以在他不大的画室里创作出很优秀的作品,这是一个人的心胸和胸怀。”

  事实上,他早就从父亲身上看到什么是“身居陋室,心怀天下”。父亲当年在香港开医馆,穷人来看病都不收钱,反而给钱让他们坐的士回家。有人想付钱开病假条,他从来不收,“把钱拿走,你可以去上班了。”

  父亲去世前两小时还在给病人看病,看完病自己撑不住,让家人送到大医院,刚到医院就过世了。那个病人知道后,嚎啕大哭。“你知道白求恩吧?我爸爸就是白求恩。”

  徐锦江也想成为关伯伯和爸爸那样的人。一提到“家国天下”,他就热泪盈眶;他最想演的角色是八路军,奈何没人找他演,只好自己买了一身八路军的服装穿上,去照相馆拍了一套照片,算是圆了心愿。

  团队里流传着一个笑话:当年他不想演沙僧,觉得又是大胡子,跟以前的角色太像了,殷祝平就哄他:你现在演了四大名著,百年以后就是老艺术家,德艺双馨了!他就高高兴兴去演了。小孩们都可怜他:大哥也太好骗了!

  早年,徐锦江也曾拼命“尬戏”,从一个剧组飞到另一个剧组,来不及休息就直接去片场。收工后回到酒店,蒙上被子就开始流泪,觉得人生虚无,一度陷入重度抑郁。

  直到前些年,他终于开始用艺术“自救”。2015年,他在北京举办个人作品展“徐徐丹青似锦江”,400多位好友前去捧场,他又激动落泪,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得到这么多的爱。

  之前他去巴黎参展,专业杂志想以两万八一平尺的价格买他的画;还有人开价150万,求购他的那幅《虬松劲 罗湿衫》,都被他拒绝了,原因一样:自己喜欢的东西、付出了心血的东西,怎么能卖呢?可他每年夏天都会去美术学院买毕业生的作品,因为“年轻人需要鼓励”。

  艺术中心的地址也是徐锦江选的,之所以落座安徽小城,是因为他觉得,大城市的孩子们有太多的机会接触艺术,小地方才更需要他:“我成为演员,是人家给了我机会;到了今天,我有了一点名,有了一点钱,就想回馈给社会,我想让更多的孩子知道什么才是真善美。”

  而在艺术之外,徐锦江还在现实世界中获得了一个重要身份:他所住的小区的居民委员会主任……的老公。对,殷祝平是主任。殷主任带着老公,每天为小区做公益:设计健身房的招牌;举报违规停车线;申请在小区旁边的十字路口立红绿灯,保障居民出行安全;开辟了公共活动室供居民们阅读、聊天,像徐锦江所希望的那样,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。

  刚结婚的时候,徐锦江“教导”小他10岁的殷祝平:“人不能贪心,你贪心,终有一天你要还的。”如今他换了说法:“我对名利不贪心,但是我对人生很贪心,付出毕生的精力,去做更多的事情。”




上一篇:宝马移动互联技术增加了更多的服务内容
下一篇:车队还有两次登上了领奖台